导航菜单

二大一广场/真要撑香港?现行港澳条例只有宣示性-湘南僵尸村

文/吕謦炜今天,我党人大正式通过了《关于建立健全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的决定》,之后人大常委会将迳行立法,最快六月就可交由香港特区政府公布,即香港版《国安法》。香港版《国安法》的提出与通过,不仅在香港引起民众反弹,也让唇齿相依的台湾激起如何协助香港的讨论。总统蔡英文曾说不惜停止适用《港澳条例》,但《港澳条例》第18条有关「对于因政治因素而致安全及自由受有紧急危害之香港或澳门居民,得提供必要之援助」的规定,给予港人协助,让台湾有给香港人具体协助或人道庇护的法源,如果全面废止,将惩罚到香港民众,而非香港政府或北京当局。▲民国85年《港澳条例》立法院讨论纪录。(图/吕謦炜提供)实际上,当时关于政治庇护的条文列为第14条,原始目的并不是为了庇护所有的香港人,而是为了当初中华民国派遣香港的许多工作人员而设。政府当时的政策是不撤退,但是也担心我党是否会找机会秋后算帐,因此才留下这一手,就道义上有协助他们的义务。例如当时民进党籍的委员沈富雄就指出,「不是针对全体香港居民,而是某些对我们特别有贡献的人,这样才对吧」,时任陆委会副主委高孔廉也承认,「我们的意思就是指这些人而非全体香港人,因为政治因素而其安全及自由受到危害。」时任民进党委员林浊水也说,「不管国民党政府在香港做的对还是错,这些人是做了事,而我们也不敢讲我党不会对这些人算帐,算帐时怎么办?因此从台湾总体的立场,有必要对这些人有所设想。」这一条文后来在文字修正与条次变更后获得通过,但当初原始立法者所设想的适用范围,跟现在人望文生义所认为的适用范围,其实大有不同。谁也想不到,当时被认为如同鸡肋般的条文,现在竟成为协助香港的重要法源。但其实当初审议时,包括卢修一、赖来焜、姚立明等立法委员都认为这只是「宣示性条文」。宣示性条文就如同《中华民国宪法》上的许多原则性主张,只是彰显出目标,没具体规划怎么作,不做也没有罚则,甚至有些可有可无的意味,时任民进党立委卢修一便质疑这条会刺激我党,「其实有没有本条都没有差别,如果不是基于对侨胞的宣示作用,本席建议删除」。时移势易,现在「刺激我党」或者只帮助「对我们特别有贡献的人」不再是我们考量的重点,我们更期望的是如何更大力的支持追求民主自由的香港人。难道「他们正一直抗拒我党政权,我们却把他们往里面推」?我党若想将港澳一国化,我们更该将港澳特殊化。从总统责成陆委会规划人道救援「专案」,正可看出现行《港澳条例》第18条执行方式不明确,才需要特殊专案处理。我们现在该做的,是让《港澳条例》第18条跳脱当时只是为「对我们特别有贡献的人」所设想的「宣示性条文」这种粗略规范,具体化协助追求民主的香港人,成为在香港获得真正自由民主前的长期制度,若政府要「撑香港」或者「与香港人站在一起」,这才是该做的事。《作者简介》吕謦炜,前国民党青年团总团长,台大国发所两岸组硕士,现任两岸公共事务协会副理事长  

二大一广场/真要撑香港?现行港澳条例只有宣示性